免费登记成为VIP

扫一扫关注我们的微信

想与温哥华楼花君交朋友吗?

请加微信号:realtoryuzhang

电话:604-780-5586

Steven 张宇 /

Wendy Zhao 趙彥惠

© 2014-2019 by Vanlouhua 温哥华楼花网

 

Website design by AMX Service ltd.

 

微信公众号: Vanlouhua

卑诗与阿省战况升级! 咱们还有活路吗?

May 9, 2019

为了原油、油价和横山输油管(Trans Mountain Pipeline)的扩建问题,卑诗省与阿尔伯塔省再次“开战”。

 

卑诗省长贺谨(John Horgan)于温哥华当地当地时间2019年5月1日(周三)公布,已向阿尔伯塔省女皇法院(Alberta Court of Queen's Bench)就阿省已通过但暂时没有实施的《第12号法案(Bill-12)》向新任省长康尼(Jason Kenney)提起两项诉讼,要求立即禁止阿尔伯塔省实施“限油令”,称其违反宪法。法庭定于下周二(5月7日)进行聆讯。

 

 

 


各自为省民利益 两省正式打官司

贺谨周三表示,即康尼就职阿省新任省长的晚间,曾与康尼进行了通话,两人“谈笑风生”,但谈及扩建横山输油管能否使卑诗省油价下跌时,两人仍意见相左。

贺谨称,就是在与康尼进行了这次充满“尊重”的对话后,见康尼仍“不为所动”,故省府作出这一决定(向阿省女皇法院提诉讼)。

在发给阿尔伯塔省律政厅的诉讼声明中,卑诗律政厅以最简短的字句写着:“你被起诉了。你是被告。到文件末尾去看你能做什么,以及你什么时候必须做”。文字间充满了“愤怒”。

贺谨坚持,若法庭认为《第12号法案》违反宪法,应尽快撤销这一法案。贺谨认为,这不是一种挑衅行为,而是长期保护卑诗省民利益的行为。

诉讼声明还称,阿尔伯塔省没有权利限制原油、天然气以及精炼汽油的输出,该法案目的只是令阿省有能力因政治或政策原因,威胁或惩罚卑诗省。

贺谨强调,卑诗省有权决定在管辖范围内运送甚么,这不单指输油管,也包括铁路和其他设施,这是关乎本省的海洋环境、自然环境等因素。潜台词是:“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想做啥就做啥,你凭什么因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的决定而来'惩罚'我们!”

贺谨还回应康尼就其阻止输油管扩建令油价飙升的说法,称现时大温油价高企并非是谁的错,油价由市场控制,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,即使卑诗省允许扩建油管计划,也不能保证油价就会降低。

也即是说,横山油管扩建后,无法保证新油管将用于输送卑诗省所需的精炼汽油和柴油,因此不一定能增加此类能源的供应量,从而降低油价。他举例道,现有的横山油管在过去一年中增加了原油输送量,而精炼汽油的输送量反而从37%降至27%。

康尼则反驳称,卑诗省获得的精炼汽油大部分来自横山输油管,而现有油管的容量既不足以向卑诗省输送足够的原油,也不足以为卑诗省提供足够的精炼油。

因此,尽管双方都代表自己省民的利益,不过,在扩建输油管会否带来低油价问题上,显然二人没有共识。

贺谨说,公众关心的不是谁指责谁,而是油价真的能降下来,他正在与渥太华合作,尽量减少稀释沥青的出口及增加精炼汽油产品。

另一方面,贺谨希望能了解现有的横山输油管是否可输送更多汽油到西岸,令汽油价可降低。他亦提出输送更多轻油(Light Oil)到本拿比的Parkland炼油厂提炼。他希望上述建议能作为卑诗、阿省与联邦政府如何合作的对话开端。也就是说,卑诗省不反对让阿省的原油(轻油)多多进入卑诗省做进一步的提炼工作。

 

 

 


 断油就像核战争 解决仍需靠智慧 

对于普罗大众最关心的油价,卑诗自由党党领韦勤信(Andrew Wilkinson)周三则表示,最好的办法贺谨就是通过税项来降低汽油价格,也就是说,每公升汽油中省府能掌控的$0.35元汽油税可以再降甚至去掉,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办法。

卑诗大学法律学院教授兼宪法专家巴勤(Joel Bakan)则表示,阿省的新法律将面临挑战,法律中有条款禁止各省互相切断关键资源,特别是有政治杠杆作用的资源。

阿尔伯塔大学(University of Alberta)政治学家韦斯利(Jared Wesley)称,新法律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政治工具,若真采取实际行动“断油”,无异于在两省间发动核战争,他认为政府不会这样做。

 

 

 


特约评论员丁一味表示,事实上,康尼或许也知道“断油”的后果,在联邦部长任内,康尼多次来到卑诗省,与本地各界,特别是华裔,关系相当好,因此,他在就职典礼那天就表示,目前暂时不会限制出口到卑诗省的石油及天然气,多少有感情因素,虽然康尼也强调,他要显示会严肃保卫阿省的重要经济命脉。

丁一味引述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(CBC)的报道说,对卑诗省来讲,“供应”一直是决定油价的主要因素,目前卑诗省只有两家炼油厂,它依赖于阿省原油和华盛顿州的精炼油,一旦两家炼油厂或因机械或因维修问题而减产时,卑诗省油价立马飙升。

因此,站在阿尔伯塔省看卑诗省的油价,肯尼的想法是,将横山输油管的产能从每天30万桶增加到890,000桶,势必能可以缓解卑诗省的油价压力。

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现在两省既已“开战”,卑诗省下一步会采取什么措施,贺谨并未明说,但他说,与康尼已决定于一个月之内将再次会面,举行更为详细的会谈。

丁一味说,目前卑诗省针对省府是否对横山输油管有司法权一事,还在联邦上诉庭审理,“不管两省长下次的会面要谈什么,我认为,只有省府放开横山输油管的扩建,才有解决可能,因为这是阿省的底线,但麻烦的是,就算贺谨心里面放软了,议会中仅有三席的绿党也不会同意,我只有三席我怕谁,这时,还是那句老话,就看两省长的政治智慧了。”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哇塞!全球最美13条公路旅行线路汇集

April 18, 2019

1/10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