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登记成为VIP

扫一扫关注我们的微信

想与温哥华楼花君交朋友吗?

请加微信号:realtoryuzhang

电话:604-780-5586

Steven 张宇 /

Wendy Zhao 趙彥惠

© 2014-2019 by Vanlouhua 温哥华楼花网

 

Website design by AMX Service ltd.

 

微信公众号: Vanlouhua

没想到美国打击决心如此大?华为未来2年将减产!刚刚,任正非对话两位当代思想家,信息量巨大

June 17, 2019

任正非又露面了,这次,他邀请了两位顶级思想家,进行对话。

 

6月16日,华为英文官网发布了一篇活动预告《A Coffee With Ren(与任正非喝咖啡)》,宣布任正非6月17日在深圳与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的其中两位——《福布斯》著名撰稿人乔治•吉尔德和美国《连线》杂志专栏作家尼古拉斯•尼葛洛庞帝,进行100分钟的交流和谈话。

 

 

华为官方引用苏格拉底的名言称,三人今日100分钟的交谈为“大智论道”。

 

尼古拉斯•尼葛洛庞帝、马歇尔•麦克卢汉和乔治•吉尔德三人被誉为数字时代的三大思想家,其中,马歇尔•麦克卢汉在1980年去世。

 

 

 (尼古拉斯•尼葛洛庞帝)

 

其曾公开发文表示,禁止华为设备并不会使美国的通信网络更安全,反而会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。

 

乔治•吉尔德写于2003年的经典著作《通信革命》, 在这本书的结尾,他用诗一般的语言描述人类未来:“光是当今世界新经济丰富和稀缺的焦点;是有限和无限的创造性交织,互联网的血肉和灵魂的交织。”

 

 

 (乔治•吉尔德)

 

他据此推荐在通讯领域有着巨大潜力的一家公司——高通,当时没有人在意,后来人们发现这个公司在证券市场上的惊人表现,自乔治•吉尔德推荐后上涨了27倍。

 

话不多说,这就奉上100分钟的精华实录,又是干货满满的一篇!

 

 

(任正非下午2点对话美国科技思想领袖)

 

两位思想家为什么来华为?

 

任正非:

 

最主要的目的是要创造财富,使更多的人来摆脱贫穷。社会一定是合作共赢的,每个国家孤立起来发展,在信息社会是不可能的。

 

经济走向全球化应该是西方先提出来的,我们认为这个口号是非常正确。但是全球化的过程中,会有波澜,这个波澜出现以后我们要正确对待,是要发明各种规则去调节、解决,而不是采取一种极端的方法。

 

每个公司是赋予道德良心的,他们这些公司是非常好的。现在受到一些挫折不是发自他们的本心,而是发自一些政治家对事物认识的不同看法。

 

我们没有想到美国打击华为的战略决心如此之大、如此之坚定不移。同时我们也没有想到,美国在战略打击我们的面如此之广泛。但是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阻挠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的。

 

我们先前的想法没有预测到有这么严重,我们是做了一些准备,就像我们的烂飞机一样,我们只保护了心脏,只保护了油箱,没有保护其它次要的部件。

 

未来这两年,公司会减产的,估计会下降300亿美金,在今年和明年的销售收入都会在1000亿美元左右。

 

2021年我们可以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,重新为人类社会提供服务。我更不害怕使用美国的零部件,也不害怕使用美国的要素,也不害怕跟美国任何合作。

 

我们已经很坚强了,我们是打不死的鸟。

 

乔治·吉尔德:

 

从我的角度来说,我认为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,这种错误有美国用一些不正当行为来禁止华为业务。

 

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:

 

不管怎么样,我们所同意的是,美国目前正在犯一个非常大的错误——首先把华为作为对象。

 

我其实也在摩托罗拉董事会上作为董事会成员。华为和摩托罗拉也建立合资企业,我们推崇的是开放信息、开放的技术。我们其实不仅仅重视的是贸易、商务、合作,我们更关注的还是知识,我们更多的其实考虑的是人。

 

只有人保持开放,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保持开放,我们才能够彼此互信。

 

我觉得世界应该更多地开展协作,而不是在目前这个阶段,在科学领域进行敌对,我觉得世界更应该以合作为基础。

 

全球标准能否建立?

 

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:

 

美国做了一些以前没有做过的事情,因为美国做的这个事情,成为了华为的一个机会,华为得到了警醒,开始做了一些新的行动,这是没有回头路的。

 

标准是十分重要的,但是他们不像过去那样重要了。确实是有一些改变,但是比较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去协作,在技术的基础上要进行合作。如果说我们有方向上的分道扬镳,这样的话就很有可能导致很大的遗憾。

 

华为与美高等学府和实验室协作被叫停

是否会影响未来技术发展?

 

任正非:

 

首先人类社会的创造分成理论创造、工程创造和市场需求创造。中国在工程创造能力上是强的,在理论的创造上是弱的,我们在基础理论的研究上还是认真向西方学习。

 

所以,其实我们公司在社会发明上,对人类的贡献还是小的。我们主要是在工程能力上起到了作用。

 

我们并不因为受到一定的打击就萎缩了,我们继续努力,美国大学不跟我们合作,还有很多大学跟我们合作,其实美国还有很多大学也在跟我们合作,只是一两所大学他们可能有点看法,是可以理解的,这是个短期间的行为,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我们。

 

在他的想象我们可能是一个茅草棚,还扎着大辫子,你们跑到我们这儿就乱抢我们的东西。如果美国更多的政治家到我们公司来看看, 如果他们看看我们的原始性创新跟随的步伐,他们会觉得我们应该也是好朋友,应该是可信的。

 

我们要在五年内投1000亿美金对网络架构进行重构,从而使它变得更简单、更快捷、更安全、更可信。

 

你想一想,在非洲极端贫穷的地方,在埃博拉病毒、艾滋病流行的地方,在荒原上,都是华为的人在奋斗,我们能赚什么钱?赚不了多少钱,我们还是为了人类的理想在奋斗。

 

因此,我们认为我们在理论发明上没做出贡献,为人类服务上我们应该多做出贡献,弥补我们在理论上还没有发明。

 

 

谁的安全能够保证没有后门?

 

乔治·吉尔德:

 

这个问题是一个客观的问题,某一个电信系统是不是能够进行测试,看看它是不是开放式的,它是不是能够得到一些最新的加密的技术应用,还包括软件签名技术,还包括能不能够从原生的角度说它就是安全的,没有办法得到篡改。

 

我觉得华为在所有的全球的公司之中,也许就是定位最好的一家公司,它能够解决所有的这些问题,可能它就是唯一能够抓住这个机会的。

 

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:

 

如果说贸易协议能达成一致的话,很显然这个不是在于说国家安全的问题,这是在于别的问题。所以,我们这个贸易摩擦也必须要结束,而且我觉得一点肯定会更早结束,而不是更晚解决,我也是为此祈祷。

 

任正非:

 

我们公司已经担负为30亿人口进行连接,包括银行,给每个人转账,所有的东西都是连接。30年在170个国家证明,我们的网络是安全的,没有怎么瘫痪过,这个网络是安全的。

 

我们公司有没有后门呢?百分之百是没有后门。

 

从历史中到底能学到什么?

 

任正非:

 

在少量问题上遇到挫折,我们也不能恨美国,美国有很漫长历史,这个小小段落出了差错,我们就记恨一辈子,那我们只有落后。

 

我们只有向他学习,我们才永远会作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存在。

 

尼古拉斯·尼葛洛庞帝:

 

这就是森林生存法则,有些技术是美国所发明的,但可能没有工业或者说和商业的能力去开发这些技术。

 

我是个美国人,我相信美国有很多非常不错的企业家,不错的创意人才,不错的技术,但这一切只有在于其他国家合作的局面下才能够得以繁荣。

 

当我们是一个经济不发达的国家的时候,我们的这些大公司,石油、汽车等行业的大公司,比如,福特、卡耐基等等,都是从欧洲偷来的。

 

回顾历史,我们在这里看到的是,美国旧有的科技大集团正受到新一代中国企业的挑战,而我们则以打击和打压作为回应。这是一个可怕的、自杀式的错误,美国正在犯下这样一个错误。

 

我们早已不是半导体领域的领导者。我想说的是,以为美国仍具有领先优势,美国不必跟中国和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合作的想法是错误的,这种幻想早就过时了。我们必须认识到未来的挑战,接受挑战,共同完成目标。

 

谈区块链

 

乔治·吉尔德:

 

我认为,全球经济如今面临的基本挑战是解决货币丑闻。

 

今天我们每24小时就有5.1万亿美元的现金交易。这些现金交易一无所成,除了赋予中央银行剽窃未来的权利以消耗眼前的资源。从未来一代手中窃取资源。每天5.1万亿美元的现金交易是全球GDP的25倍,75倍的货物与服务交易。

 

所以我认为,区块链带来的巨大好处是,允许全球货币重新起到几百年前黄金所起到的作用。区块链不仅是新的互联网架构,也是全球经济的新架构。

 

这不是个人财富,是财富的测量尺,指导企业家的创意和愿景,你需要一个测量尺来衡量各种问题和交易。所有这些,都因为有了共同的测量尺才得以成为可能。

 

但货币,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测量尺,在全球各不相同,为中央银行所操控。因此,我们的货币系统十分混乱。
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哇塞!全球最美13条公路旅行线路汇集

April 18, 2019